2022 3月 23 By 还能注册binance币安吗 0 comment

陈建仁是公卫专家,意外成为中华民国副总统,2020 年卸任後又回到学术界,不过在此之前已经有多次当官的纪录。身为应用科学的学者,又有担任政府高官的经验,切换於研究和公仆之间,让他思索学到的事。

第一课:用受过的科学训练,寻找影响系统的变量。

学者和官员,要考虑的层面很不一样。研究者主要在意疾病有多严重,如何治疗患者。部长则关心在什麽时候,如何投入资源治疗,必需顾及公平、可能选项、可行性、财政预算。

陈建仁以台湾的肝炎举例。住在偏远地区的人,很难常常前往医学中心,所以要设置基层小单位。针对特定疾病编列独立的固定预算,并不明智;治疗上,反病毒疗程很贵,但是肝脏移植和癌症治疗更是如此。另外也调整政府的决策结构,如建立长期的国际合作,来针对棘手的关键议题。

第二课:科学从来不足以带来昌盛的社会,这需要的是信任、坚强的机构、社会凝聚力。

不能团结一致,便无法实施边境管制、隔离、追踪等有效的防疫手段。政府必需提供支持,例如补助低收入的人打疫苗、经济支援餐厅、计程车司机等有需要的人。

  • 延伸阅读:集权却不威权独裁—台湾「辛辛纳图斯式」防疫

第三课:传染病和污染,影响可以持续几十年,长期投资能获得回报,不过当下行动必需迅速。

2003 年 SARS 入侵,台湾刚开始没有做好准备,损失惨重。此时於主要医学中心训练一批人,再分别前往各地培训基层,各自建立组织,2 周後便让全台湾都采用同样的标准。以同一套标准追踪传染源、寻找谁到过热点很重要。由此建立的基础,对台湾随後出现的流行病也颇有贡献。

每次当官结束回到学术,陈建仁的政府经验都使他更关注疾病的早期阶段:更多的预防、更快的检验、更少的治疗时间。通常这意味着,快速而实用的诊断,以及疫苗。

要达到目标,需要考虑公卫计画中的经济和政治因素。若希望让患者有效接受治疗,必需注意执行治疗的地点,患者需要支付的费用,以及令患者感到不方便和不舒服的原因。

1990 年代陈建仁还是台大的年轻教授,在对抗砷污染时,首度学到这些教训。当时他发现饮用水中有愈多砷,癌症与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便会愈高。

陈建仁和环境健康专家、土木工程师、地理学家、经济学家、律师等不同专家合作,根据资讯设定管制标准,降低饮用水中许可的砷含量。他原本想的很直接,许可含量当然是愈低愈好。接着他意识到,更贵的水费,也会对健康造成影响。

这次经验令陈建仁见识到,科学和技术在促进人类福祉上的局限,以及跨领域合作与共同创造的必要。他感觉幸运,有这麽多机会将经验应用於服务同胞。

我们也感觉幸运。

  • 本文转载自 新公民议会《建仁经验谈:做研究与做官,看问题的视角不同》

延伸阅读

  • 陈建仁和6国专家的COVID-19经验与展望
  • 台湾如何面对全球大流行的 COVID-19?陈建仁谈台湾的防疫经验
  • 从科学人到副总统 陈建仁怎麽看生技、教改、健保问题—《科学月刊》
  • 台湾人陈建仁、朱敬一,成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 江山代有 B 肝出,各领风骚数千年—— B 型肝炎病毒的万年演化史
  • B型肝炎疫苗的诞生,和台湾的B肝「清零」计画——台湾大学医学院倪衍玄院长专访
  • B 肝疫苗及台湾的肝炎圣战——疫苗科学的里程碑(三)

参考资料

  • Taiwan’s pandemic vice-president — from lab bench to public office and back

本文亦刊载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专页。

  • 台湾杰出女科学家系列专访,持续更新中!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