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6月 23 By 还能注册binance币安吗 0 comment
  • 文/雅文基金会听语科学研究中心 张殷綮 研究助理

在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平克(Steven Pinker)的眼里,音乐不过是一块「听觉的乳酪蛋糕」(auditory cheesecake),对人类的生存、繁衍一点用处也没有,只是在演化的路上被选择出来的娱乐附属品。然而,音乐却承载着人类的历史文化,具有丰富多变的形式。

在渊远流长的时间长河下,难道音乐真的一点用武之地也没有吗?喔不,误会可大了!其实音乐就像一块生乳酪蛋糕,只要将其中的基本元素加以烹调,就能变成像是说话、唱歌般的轻乳酪和重乳酪蛋糕!高热量会让大脑 up up 动起来消耗卡路里,不仅会分泌多巴胺,还能强健体魄,就让我们来告诉你关於听觉乳酪蛋糕可能会让你很意外的 point 吧!

音乐、说话和唱歌,就像是生乳酪、轻乳酪和重乳酪蛋糕

试着打开 Google 翻译,请 Google 小姐念念看「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或是「红凤凰黄凤凰蓝凤凰粉红凤凰」,你是否发现,相较於真实语言,少了那麽点韵味呢?其实,口说语言的自然语韵就蕴含着音乐成分,节律及语调不仅暗藏着沟通线索,其中的音高、节奏与音量变化所组织而成的旋律,还能够制造情绪的张力!

音乐的发展其实和语言同步,人类约需要花费 25 到 50 毫秒来辨认不同乐器的音色,而在提取话语中每一个音节的音素,所耗费的秒数也差不多。在妈咪的子宫时,我们就透过妈咪的声音进行听能训练,学着将声音与情绪连结。

初来乍到这个世上时,我们更是保留了对於各种声音的敏感度,直到 6 个月大时,才逐渐被身处的文化习染,偏好特定的语言与音乐表现形式,为日後的发展奠下基石。因此,我们从小讲话就不像 Google 小姐平直呆板,而是能随着自身的状态与情绪发声(ENT & Audiology News, 2016; Brandt et al., 2012)。

原来,一字一句,不仅是平上去入的分别,还有着音高的起伏、节奏的快慢、音量大小的变化,宛如歌唱一般。我们很自然地懂得要将「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的「与」放轻,也懂得在不同颜色的「凤凰」之间稍作停顿。如果想强调某个词汇,便会加重语气,比如在句末把「驴」字拉长,同时拔尖声音、提高音量。如此一来,就更能让听者注意到「驴」的存在——「池塘里明明游着红鲤鱼与绿鲤鱼,怎麽突然出现驴子呢?」

由此看来,音乐、歌唱和说话的核心元素似乎没有太多不同。透过这些高低起伏的韵律、有快有慢的节奏等特徵,都能让对方听得更轻松、理解更顺畅!

享受蛋糕前,大脑得要 one more two more 动起来

要感受旋律的音高与和声变化,需要倚靠听觉系统顺利运行,但大脑这台超级电脑可没那麽简单。一首曼妙的舞曲通常需要结合不同的脑区互相合作,沟通往来,例如「音调」便可能同时牵涉到小脑与前额叶皮质的运作(The Kennedy Center 50, n.d.)。那麽,音乐当中许多不同的组成元素,又分别由哪些脑区协调、操控呢?

嘻哈歌手动感又富含节奏性的饶舌歌曲,平平仄仄平,自成韵律,是音乐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不管是用手指头轻轻叩打桌面,还是拿起鼓棒奋力向鼓面一击,都会牵涉到小脑和运动皮质的运作。从西方的古典音乐到蓝调、民谣,甚至是爵士乐与摇滚乐,不同的音乐风格都有既定的模式,久而久之,人们便有了预期心理,而大脑的前额叶皮质便有侦测节奏是否规律,判断音程、调性是否合理的功用。

然而,也正是这种机制的存在,人们对意想不到的编曲会感到惊喜,而情绪的引发又有赖於小脑、伏隔核和杏仁核的运作。如果要在音乐会演奏一场曲目,更是会牵涉到小脑、视觉皮质、感觉皮质与运动皮质的同步运作,就算有谱可以偷瞄一眼,也必须练到滚瓜烂熟,让记忆能储存到海马回。毕竟,不看指挥,指挥可是会生气的呢(The Kennedy Center 50, n.d.)! 

既能像乳酪蛋糕带来愉悦,又能像弹力带般健脑冻龄

近来健身风气盛行,上班族坐久了,下班都需要活络筋骨,而音乐也像是大脑听觉系统的健身器材,让每一条听觉神经更为强健、敏锐。

所谓的音乐训练讲究主动参与,是一种高强度的认知训练,不仅讲求每一个音符和表情符号都要达到有效的情绪沟通与渲染效果,还必须对声音的细节,诸如音高、时值、音色等,保持敏锐的感受力,甚至涉及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执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以及多重感官的整合,学会如何分辨不同的声部,跟着主旋律,与其他歌手、乐手合作表演。每一次的练习,都是在强化耳蜗、脑干与听觉皮质间的回路,形成一反馈系统——这就是为什麽音乐家对於听觉讯号会特别敏感,甚至能预测音乐进行走向的缘故(Kraus & Chandrasekaran, 2010)。

在神经科学的研究中,就发现音乐家的脑波活动异於常人,不但对高音出现更明显的反应,在侦测非语言讯号(像是婴儿的哭闹声)等,反应也比未接受过音乐训练的人强烈。大量的听觉刺激使音乐家对於言语中的基础频率、时值变化、谐波组成成分,以及子音过渡到母音的起始点更为敏锐,甚至是在听觉相关的注意力、记忆力都有较好的表现,能在嘈杂的环境中辨识语音。音乐训练可说是练就了音乐家耳听八方的能力,促进其听能技巧的发展(Kraus & Chandrasekaran, 2010)。

不用人人都是蛋糕师傅,纯享用也可以

相信学音乐的人一定对「我没学过音乐啦!不懂啦!」这句话不陌生。不管是乐团主唱还是合唱团员,也时常听到对方声称自己不会唱歌,彷佛音乐训练是一种标志,是享有特权的人才能拥有的专利。

然而,生活周遭中的音乐俯拾即是,不管是戴着耳机播放自己建立的最爱清单、关注最新的歌曲排行榜,还是看电影、玩游戏时,使人身历其境、惊心动魄的背景音乐,或是唱卡拉 OK、参加演唱会时,不自觉的身体律动等等,都会让人潜移默化,足以吸取对特定文化背後所富藏的音乐相关知识(Putkinen et al., 2013)。

研究更指出,早年的音乐活动可能会带动听能技巧与注意力的发展,进而对学龄後的语言表现造成正面影响。而在电生理讯号的研究中,参与音乐活动的多寡又与 2 到 3 岁孩童对听觉刺激反应的侦测能力相关。此时,你是不是正回想着小时候有没有乖乖去操场跳早操,然後好好上音乐课、吹直笛呢(Putkinen et al., 2013)? 

关於听觉乳酪蛋糕可能让你很意外的 point

音乐的「健耳」功效也常用在听损疗育。相较於正常耳蜗有着高达 3,500 个毛细胞,能处理 20 到 20,000 赫兹间的声音频率,人工电子耳只有 12 到 22 个电极来处理 200 到 8,500 赫兹之间的语音频率。

因此,配戴电子耳的人,面对较为细致的声音处理(如语言韵律与情绪感知)需要更大的音高变异性,才能察觉其中的分别;另外,有研究指出,在分辨中文声调时,这些人也会遇到困难(Jiam & Limb, 2020)。

此时,在听能复健中导入音乐便十分重要,因为许多歌曲就涵盖大量重复、轮替的编曲技巧,不仅能让听损者仔细聆听,也有说唱的机会,更能增加互动性、增强自信心、提升社交生活品质(Torppa & Huotilainen, 2019)。

人在年老时,听觉神经的反应会逐渐下降,但根据陆续进行中的相关研究,晚期音乐的介入还是能达到终身音乐学习的效果,只是幅度较小。此外,音乐不仅有抗老化的作用,还能提高老人家参加社交活动的机会。透过节奏来带动感官认知与运动整合,还能防止老人家摔倒(Kraus & White-Schwoch, 2017)。

此时此刻,你是不是想打开音乐软体,尽情地享受这块营养又美味的乳酪蛋糕呢?

参考文献

  1. Brandt, A., Gebrian, M., & Slevc, L. R. (2012). Music and early language acquisition. Front. Psychology, 3:327.
  2. Garrido, C. (2016). Why does music move us? Music as auditory signals of emotion. ENT & Audiology News.
  3. Jiam, T. N., & Limb, C. (2020). Music perception and training for pediatric cochlear implant users. Expert Review of Medical Devices, 17:11, 1193-1206.
  4. Kraus, N., & Chandrasekaran, B. (2010). Music training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uditory skills. Nat Rev Neurosci, 11, 599–605.
  5. Kraus, N., & White-Schwoch, T. (2017). Music Keeps the Hearing Brain Young. Hearing Journal, 70(11), 44–46.
  6. Putkinen, V., Saarikivi, K., & Tervaniemi, M. (2013). Do informal musical activities shape auditory skill development in preschool-age children?. Front. Psychol., 4:572.
  7. McCollum, S. (2019). Your Brain on Music: The Sound System Between Your Ears. The Kennedy Center.
  8. Torppa, R., & Huotilainen, M. (2019). Why and how music can be used to rehabilitate and develop speech and language skills in hearing-impaired children. Hearing Research, 380:108–122.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