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市旧城区:一座三百年老城的崭新青春
2021 7月 01 By 还能注册binance币安吗 0 comment

日本政府在新竹留下许多现代官署建筑,新竹旧城区处处都是迷人的转角街屋,图为新竹第一信用合作社。

对於新竹市这座城,网友说:「人们不是在巨城百货公司,就是在准备前往巨城的路上」,也有人说:「新竹能称为美食的餐厅非麦当劳莫属」。「科学园区」、「摃丸、米粉」是许多人左思右想後,仅能从脑海里提取关於新竹的印象,更有人直接地控诉这里是文化沙漠、美食沙漠。

这里的确是一座曾经让许多人路过、错过的城市,但在近几年,新竹吹起了一阵阵改变的风—这阵风带来了来自台湾岛内甚至全球如蒲公英般在此落地生根的移入人口,强劲的风势拂去多余杂扰,一如「九降风」造就米粉、乌鱼子、柿饼等众多好物产,也吹去了保守、犹疑,挪出了许多空间让创新能有土壤。

竹堑城  一颗饱含文化的溏心蛋 

新竹是北台湾汉人最早建城的城市,这里曾是清领时期北台湾的行政中心「淡水厅治」的所在地。西元1733年(雍正11年),淡水厅治从彰化县沙辘迁至竹堑,自此竹堑城跃上历史舞台,管辖自大甲溪以北至鸡笼的区域,直到西元1876年(光绪元年),清朝政府另在台北艋舺设立台北府,新竹在北台湾的政治、经济地位才被取代。

深厚的历史文化基底,隐藏在街道巷弄之中。竹堑城的范围随着政治情势以及人口增长,历经莿竹城、砖石城以及土城等不同时期。最小规模的莿竹城、与今日定义的「旧城区」范围相仿的砖石城,到因人口急遽成长而向外开发出腹地广阔的土城,恰恰就像是一颗溏心蛋。

坚硬的蛋壳是最外圈的土城墙、大面积的蛋白是土城范围;蛋黄区像是砖石城,许多样式典雅的日治时期官署建筑仍与这座现代城市共生共存;半熟的溏心部分是竹堑城的核心区,也就是历史悠久的莿竹城,里头座落着都城隍庙、外妈祖庙长和宫等重要庙宇,历经时代变换,默默地看顾着风城子民。

就如同新竹北门大街上的街屋鲜少有如台北迪化街、桃园大溪老街上常见的各式浮夸山墙装饰,新竹旧城区的新旧建筑错落,城区里的「老」元素低调且内敛,留心发掘,往往能发现许多意料之外的惊喜。1733年,竹堑乡绅为抵御海盗侵扰,以莿竹建城,设有四座城门楼。

日治时期,日本政府於新竹进行都市计画,拆毁城墙,许多城墙遗址为现今旧城区的弯曲道路。图为新竹砖石城仅存的城门东门城(迎曦门)。

北门「北鼓楼」,考证位址在北门街13、15号之间,西门设在今日石坊街上杨氏节孝坊前後,南门则在今日南门街61巷口,东门设在标示有「新竹第一街」匾额的暗街仔,也就是今天的东前街上36巷口,门外设有「东瀛福地」,又称「开台福神」,是新竹最早的土地公庙。光阴流转,地景快速变动,在新竹旧城区的巷口、街边,颓倾的老屋旁,或许正是三百多年前人潮熙来攘往的城门口。

既踏实又创新的老城新世代

曾经,九降风吹得太急太猛,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有种失根的感受。因求学、工作而从台湾各地移入这座城市的居民,缺乏与城市连结的机会,十年、二十年过去,成了生活在故乡的异乡人。幸好,透过生活、多元的教育与公共参与形式,在新竹生活的新一代人不再对土地疏离。

那些与土地的连结,都单纯始於想为自己或重视的人们在这个城市期盼找到一种舒服生活方式的想望。「回到新竹後,我发现新竹缺少一个让艺术工作者停驻的友善艺文空间,我就在2013年开始弄『江山艺改所』。」经营集展演、书店、咖啡於一店舖的江山艺改所所长张登尧如是说。

十分「斜杠」的江山艺改所,小小的空间可能前一天上演着行为艺术,隔天是土地徵收讲座的会场⋯⋯多角化的经营方式让政治、艺术或社会议题在新竹有了较低门槛的发声空间,也让这里聚集了形形色色、关心艺术与城市生活的人,一波又一波推动城市改变的力量,也正持续集结。

张登尧成立江山艺改所,推动该空间成为新竹活跃的艺文活动场域。

鸿安堂谢杰然(右)、谢坤育(左)兄弟努力传承百年中药房文化。

除了旧城区里的新兴艺文展演空间、青年创业小店有着满满的故事,许多老店家也正默默地更新体质,准备弯道超车。「其实我最想开的是中药酒吧,希望找出当代人和中药的连结。」回家协助打理鸿安堂中药行的第四代传人Robbie这麽说道。

简单的一句话,背後有Robbie和弟弟坤育并非中医药相关科系,回家协助年迈的父亲经营中药房,万事从头学起的兢兢业业;有他们多方聆听,开发新世代消费者需求的种种尝试:求药签体验、防蚊包、艾草平安皂、剥皮辣椒、中药茶包……等,他们在科学中药兴起、重重法规束缚之下仍奋力突围,在新的时代擦亮老药行的百年招牌,也给了许多老店不一样的思考方向。

在旧城区,许多尝试着转译文化的行动正在萌芽与试验。在这里,你可以看见社区大学结合戏剧演出、童诗写作课程,举办实际到水圳里走一遭的踏查活动。

文化团队开发在古蹟里游戏的教案,让小学生用趣味的方式认识文化资产;餐饮业者发挥巧思,运用新竹特有的庙会供品「水润饼」佐在地名产福源花生酱制作出具有新竹特色的创意汉堡;百年老店说出自家故事,和新一代合作共创,开发新商品、新服务。新竹旧城区,这一方幅员不大的小城,在新世代日复一日的努力下,正在迅速地转变。

空间活化再造 旧城区摇身一变

当然,改变并不是一蹴可几。近几年,新竹吹起了一阵阵改变的风,这阵风来自公私协力合作之下的加乘效应。青年店家进驻後华丽转身的「东门市场」是绝佳案例。白天有摊商在这儿做肉品、蔬菜水果买卖,傍晚时分,酒吧、烧烤、日本料理店的招牌一间间亮起,摇身一变成为时髦的不夜城;一间间特色小店渐渐冒出头来的护城河沿线,或俏皮可爱,或典雅大方,让城市摇身一变,有了一些不太一样的表情。

2015年,由在地青年组成的「见域工作室」【注1】独立发行的地方志《贡丸汤》第二期,报导了彼时铁门深锁、猫比人多、地上针筒菸蒂四散的东门市场,除了讨论东门市场曾有的风华与当下的孤寂,更蒐罗了国内外众多老市场活化的案例,期待能引入更多具实验性的业种与店舖。

见域工作室除了刊物出版之外,也实际办理多场讲座或导览活动,带着人们走入东门市场,也建请政府单位善用其地理区位,重新思考该市场的定位。

近年来注入青年活力的东门市场,是在地人平时采买、觅食的好去处。

东门市场第一批青年创业店家「咖啡夏特」。

於是,结合台式与日式餐饮的创意料理「享初食堂」、返乡开店也顺道陪伴在市场里工作的父母的「东市1001」、因喜爱咖啡而聚在一块,大夥们用工作之余的时间排班顾店的「珈琲夏特」、举办各式各样手作活动,引领大家认识市场的「开门工作室」一在东门市场落地生根,让东门市场越夜越美丽。

2018年,在新竹旧城区活动的青年们有感於许多创新服务、餐饮业在旧城区已经小有成果,然而当时在新竹却无法合法开设民宿,因此透过邀约其他县市具成功经验的先行者前来分享,在初期撑出了讨论空间获得政府端善意的回应。

开了第一枪後,青年们也成立了「新竹市永续观光发展协会」,对公部门持续监督相关政策发展,在私部门间穿针引线形成网络,终於在2020年盼来了新竹市第一家合法民宿「或者风旅」。

种种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如巨大的机械因为有了一个又一个的小螺丝钉而顺利运转。过往的旅客来到新竹,往往只知道到城隍庙吃小吃、买米粉,近几年,透过官方有意识地盘点相关资源、民间旧建筑保存再利用风气渐兴,打开、再利用了许多尘封已久的老屋。

2020年台湾设计展於新竹市热闹展开,旧城区便是重点展区之一:首先,以「减法设计」改造後的新竹车站,空间氛围简约大方,小巧的钟楼、浅绿屋顶衬着天气晴朗时的蓝天,给予旅客们极佳的第一印象。

拥有近百年历史的老建筑群,包含过往因地目争议封闭数十年的「新竹州图书馆」、原为「新竹市役所」的新竹市美术馆、新竹史上首间百货公司「新州屋」、日治时期兴建的现代化剧场「影像博物馆」、前身为新竹首屈一指的粤菜宴会餐馆新陶芳的「大同108」,皆一一整修及开放作为主展馆,串连起一条饱含城市文化意涵的参观动线,令人印象深刻。

这些星子般散布的历史空间,在展後也成为旧城区重要的艺文据点,相互连接成为迷人的文化廊道,像是这个超过三百年历史的老城区当中的耀眼银河。不时闪现的璀璨亮光,让人不禁期待着,这座旧城未来将不断蜕变而生的崭新青春。

【注1】见域工作室自诩成为「认识新竹的入口」,经营位於新竹旧城区、老屋活化而成的文化空间,举办讲座、工作坊、导览等活动;此外,独立发行《贡丸汤》地方生活志,主题性地介绍新竹的生活样貌及在地议题。本文作者为见域工作室共同创办人暨《贡丸汤》主编。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