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12月 08 By binance币安怎么注册下载 0 comment

曾有人这麽问暗黑大帝 Rick Owens,

你认为男人穿什麽最酷?

「Kindness(友善)。」

那女人穿什麽最酷?

「Kindness(友善)。」

这就是我们初次见到 Eugene Tong 的感受。

无论眼前这男人穿了什麽、用了什麽都不重要,因为最迷人的永远是他的态度。

即使拥有十多年造型资历,他依旧主动和所有人一一握手打招呼,亲自蹲下为模特儿整理裤脚的皱摺,随时紧盯现场亲力亲为。他曾在《Hypebeast》2013 年的专访中说过:「过去的工作经验让我明白,唯有努力工作,谦礼待人,这条路才能走得更远,走得更长。」见过 Eugene Tong 本人,就知道他完全履行了这一点。比起问他穿什麽衣服,怎麽搭配(当然我们还是不免俗的有问啦),Eugene Tong 给我们的启示大概就是:比起追逐精品华服,拜托,先好好做个人吧。

他告诉我们:「衣服是次要的,你的个性、你的气质(vibe),才是风格最重要的要素。」

Eugene Tong 背景简介
.

出生於台湾,小学移民美国,现定居纽约数十年的 Eugene Tong,从《FHM》的助理编辑到康泰纳仕旗下男性购物杂志《Cargo》,最後在男装杂志《Details》成为造型总监,2013 年被《Complex Style》评选为「50 位最有型的媒体工作者」之首。Eugene Tong 擅於混搭精品与街牌、正装与球鞋、高端与休闲,炼成其独到的 Mix&Match 风格,因受 Tommy Ton 等知名街拍摄影师的爱戴,2010 至 2015 年间他毫无疑问成为时尚界最具指标性的风格男士之一。(可以上网查到无数 Eugene Tong 的 Inspiration Album)

近年,如果你好奇 Eugene Tong 去哪了?是不是过时了?消失了?

必须归咎社群与 KOL 文化的发展渐渐侵蚀最原始、最真实的「街拍」,时尚界俨然形成网红急欲透过社群包装、行销自己的风气,性格本低调的 Eugene Tong 也因 2015 年《Details》杂志休刊,较少出现於国际媒体面前。但他的影响力及时尚洞察力却从未消逝,开始独立接造型、品牌谘询、视觉企划等工作,作为 Public School、我们过去访问过的 Second/Layer 等品牌的御用造型师,转变为隐身时装幕後的 freelancer。

本次,透过 Eugene 为台湾 Carhartt WIP 指导形象拍摄的机会,我们有幸和刚升格为父亲的他,坐下来聊聊关於生活、服装以及 40 岁男人的快乐与忧愁。


(以下对话文字经编辑润饰微调)

Heaven Raven(以下简称 HR):
先请你简单聊聊你的现况。
为什麽回来台湾?
在忙些什麽?
.

Eugene Tong:「这次回来台湾是因为老婆要待产生儿子,老婆是台湾人,觉得台湾的产後照护比较好,所以想回来台湾生。」

「最近在台湾就工作、顾小孩,这次应该会待到明年二月,接下来可能会跟 INVINCIBLE 或其他单位有合作的企划,反正在台湾没事做(笑)。」


HR:这次为 Carhartt WIP 的企划中,造型有什麽重点?
.

「这次 Carhartt WIP 企划的主旨是希望启发台湾的年轻人,以 Carhartt 标语 “Work in Process” 为灵感,我们找了四位很酷的在地工作者,藉由穿着 Carhartt workwear 工作、坚持自我的他们,让所有对未来迷惘或正在找工作的年轻人可以有所借鉴。」


HR:一直以来,你好像比较少接 KOL、明星的拍摄案,
更倾向拍一些素人、专业工作者?
.

「像美国时尚界非常重视名人文化,但以我自己当造型师的经验来说,名人就是造型师给什麽他们就穿什麽,或品牌付了钱他们就穿什麽,这是广告,不是 Style,这已经变得不『真实』(authentic)。」

「当年轻人看到 KOL 穿着这些品牌的衣服,以为他们真心喜欢这牌子,就跟着去买,但不知道 KOL 在一张照片背後收了多少钱、做了什麽交易。」


HR:所以你认为 KOL 文化最大的问题是不够真实?
.

「不能说每一个 KOL 都不真实。但我认为 KOL 文化已演变为一种商业模式,越来越多人靠穿衣赚钱,所以他们发挥的影响力难免有点变质。现在很多青少年看 KOL 穿什麽就跟着买,但却忘了你的生活和网红不一样,你有自己的生活,生活才会造就真正的风格。」


HR:这次 Carhartt WIP 拍摄你最喜欢哪件单品?
平时会如何穿搭 Carhartt?
.

「我喜欢我身上这种白色 pocket tee,因为我日常造型的第一步就是用白 Tee 打底。Carhartt 本身以美国 workwear 起家,很基本,做工很紮实,不追逐潮流,是越穿越好看的工装。」

「我的搭配通常会是平价和高端精品的 mix&match,如果是工作场合(做造型),当然就会选舒适、简单的服装为主;如果有比较重要的社交场合,就会以高端品牌为主,high、low (fashion) 都会穿。」


HR:大家都知道,你的风格就是让穿搭保持基本、乾净。但重点是,怎麽做到这样的简单与 effortless?
.

「首先我挑服装最注重品质,quality over quantity(质胜於量)。或许这看起来就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白 Tee,但其实是我研究很久,试过很多版型、各种材质後,最後才找到最适合我的那件白 Tee。」

「再来,我认为穿搭必须源自『生活风格』。因为我的生活风格很简单,所以穿搭也以基本、乾净为主,像我最近当爸爸了,几乎都穿舒服或机能性的运动服,方便、不怕脏。穿搭永远和『生活』息息相关,What’s your lifestyle? 不要只是学名人穿衣服,应该把他们的造型当作灵感,再融入你生活真正所需,发展属於自己的风格,这样才 authentic,才 honest。」


HR:但作为普通人,梦想穿得跟名人一样也没错吧?这不就是时尚存在的意义?
.

「当然,任何人都可以穿他们想穿的服装,但重要的是,服装要『契合生活』。」

「假如你今天做的是一份需要经常穿制服的行业,例如在麦当劳打工,你当然可以买高端的设计师服装或打扮得跟明星一样,但你生活中穿到这些服装的机会比较少,你要考量买这件衣服值得吗?或是不是该选择更贴近日常、实用性更高的单品?我的想法是这样。」


HR:很多人想跟你穿的一样,但也无法变成你。
有个原因在於,台湾人常讲的一句话「时尚的完成度在於脸」,你认同吗?
.

「某种程度来说认同。」

「首先你穿的跟我一样,那还是我的风格,永远不是你的。每个人的身型不同、脸也不同,你可以从我这里得到穿搭灵感,但不要一味模仿。」

「不是跟我穿一样就叫风格,风格应该是一个『探索』的过程,要靠自己不断去试、去穿,经历这样的过程,才能找到属於你的单品和风格。」


HR:但风格真的这麽重要吗?很多人每天穿一样的 t-shirt,从来不换衣服,他们也很自在啊。
.

「我必须说,衣服是次要的,你的个性、你的气质(vibe),才是风格最重要的要素。」


HR:你年轻时期有没有跟过风?
.

「当然有过啊(笑)。我从以前就非常喜欢去东京购物,东京是我最喜欢的城市,我会想买日本才买的到、美国没有的单品,那时候就常发生我在日本穿觉得特别帅,回到美国打开行李箱後想说:『奇怪?怎麽会买这种东西?』的状况。但就算不穿出门,有些单品挂在家里看,我也觉得很满足了。」

「而且年轻的时候比较愿意尝试各种新东西,像以前买过比较花的单品,现在都不敢穿了。」


HR:你去日本特别喜欢逛哪里或哪些牌子?
.

「像 Comme des Garçons、Yohji (Yamamoto) 都有。我从小常看表哥们穿 Yohji 的衣服就觉得很帅,开始认识这个设计师後,看到这个子小小的老头,每天穿得很黑、抽很多菸,对服装非常有想法,就觉得他太酷了!而且以前美国很少店有 Yohji,我到东京就一定会去买几件黑色长裤,他的裤型和剪裁我很喜欢;另外也会逛一个美国比较少见的日本品牌 Arts & Science。」


HR:从 20 岁、30 岁到现在 40 岁的你,对风格的看法是否有所转变?
.

「小时候比较 trendy,现在就不管流行,穿我自己喜欢的样子。」


HR:基於你在时尚杂志工作的经验,你有认为时尚编辑「应该」穿怎样吗?
.

「说实话,以前当时尚编辑的确会有『压力』要自己穿一些最新、最流行的单品,但我认爲这是必要的。作为编辑的基本就是要对时下趋势非常敏锐,甚至要懂得预测未来的流行,因为这是你的专业。」

「当然,这不代表编辑一定要把每季最红的东西通通穿在身上,不适合我的单品,再流行我也绝对不会穿。」


HR:时下什麽潮流是你最看不惯的?
.

「没有,时尚就是表达自我的方式。所以对我来说,时尚没有什麽是不可能、无法接受的,你想穿什麽就穿什麽,每个人终将会找到适合自己的样子。像现在流行 crossgender dressing,男生也穿裙装、戴珍珠,只要人们展示出自己的个性,我就能理解也很乐於接受不同的潮流。」

「我年纪大了,就会发现潮流其实一直在循环、更迭。我小时候亲身经历过 Stussy 最红的时期,後来不红了,这几年又再次红起来。再没过几年,可能工装和街头服饰会过时,订制正装(tailoring)又再次流行起来;或者我近几年因为跑步的习惯,机能性的运动服(running clothes)成为我日常穿搭很重要的部分。我觉得时尚有趣的地方大概就是观察潮流如何演变,然後将潮流融入自己的生活演变为风格。」


HR:迈入 40 岁,亚洲男性尤其焦虑事业、婚姻、房子,你对於这些「既有社会价值观」有什麽想法?你也对这些事所有担忧吗?
.

「我当然也会担心。每个人都有他们对人生的计画和标准,到了我这个年纪,我领悟到的是——你的人生永远不会是那个 “plan”(也可以说「计画赶不上变化」)。」

「毕竟每个人最终都会走到这个年纪,如果你对自己的生活方式感到自在,那就无需被任何外在的压力影响,不是说朋友都结婚了,我也一定要结;朋友生小孩了,我也必须要生,这种跟别人比较而来的压力是最没必要的。」

「现在因为社群媒体的影响,以致於每个人都在比较,每个人都在 show off(炫耀),我很讨厌 show off 的文化,所以我也不太玩社群。」


HR:以你个人来说,40 岁的目标是什麽?
.

「确保我的家人快乐,成为家庭的支柱,这是我目前最大的目标。」

「我的压力通常不是来自别人或社会价值,而是来自我自己。我会要求自己应该做到什麽目标,但我的态度还是『少一点压力,多享受人生』,活在当下,试着不去想自己缺少的,珍惜当下我所拥有的。」


HR:你怎麽定义 40 岁男人的「成功」?
.

「每个人成功的定义在於自己,只有你感觉到成功,那才算真正的成功。」

「人生有这麽多事情等着你去做,就看你怎麽做选择而已,你清楚自己的 priority 是什麽就够了。」

「像我从 20 岁到 30 岁中旬左右,十多年间生活完完全全只有工作,把自己百分之百的精力投入工作,急欲追求工作上的成就。但现在我慢慢找回生活与工作的平衡,我想把同样的精力投入在我的家人身上,不是只是赚钱供给孩子的生活,而是想花时间在孩子身边好好地陪着他成长。」

「对现在 40 岁的我来说,时间是比金钱更加重要的 Luxury。」


HR:最後,你有人生的 role model 吗?
.

「藤原浩。」

「我只会受他启发,从来不会拿自己去跟他比较。」


Special Thanks/ Eugene Tong, Carhartt WIP Taiwan
Photo/ Cheng-Yeh Han
Interview/ Heaven Raven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