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3月 07 By binance币安注册不了怎么办 0 comment

鸦片战争後,清帝国於 1858 年与英、法、美、俄分别签定天津条约,这直接影响了台湾接下来的走向──西方人得以来到台湾的港口贸易、建立住所、自由移动,并设立礼拜堂;於是,西方宗教慢慢进入到台湾这块土地。

1865 年,马雅各(Dr. James L. Maxwell)来到台湾,成为基督教长老教会在台首位宣教士,主要从事医疗宣教。1867 年李庥牧师(Rev. Hugh Ritchie)将宣教范围扩大至打狗、屏东; 1872 年马偕博士(George Leslie MacKay)来到北台湾宣教,是长老教会在北台湾的首位宣教士。

至於今天的主角──马偕的第一位助理牧师兼医生,华雅各(Rev. Dr. J. B. Fraser),则在 1875 年来到淡水,协助淡水医馆的工作(位於今淡水三民街头一带,是沪尾偕医馆的前身)。在来台短暂的 3 年间,华雅各不只帮忙监工建立淡水的宣教士住宅,让西方宣教士在潮湿高温的北台湾居住,他也留下重要的淡水医馆年度医疗报告,当中更记载他在 1875 年 1 月医治马偕博士的天花病毒。
 

华雅各(Source: Wikimedia / CC-BY-SA)

 

西方人飘洋过海来淡水,住处成大问题

1846 年,华雅各出生於加拿大安大略省的 Bond Head, 23 岁进入多伦多诺克斯神学院(Knox College Toronto)。就读神学院期间,华雅各时常阅读马偕博士在福尔摩莎淡水传教的相关讯息。他认为自己的医学与神学教育,似乎适合协助马偕博士的宣教工作,於是在 1873 年向加拿大海外宣教总会徵询自己的身体状况是否适合──从年轻时,华雅各便认为自己的身体不算好,他现在能在加拿大从事许多辛苦的工作,但是不晓得在福尔摩莎能不能做到;更重要的是,他的妻子与女儿也要随行,不晓得他们是否能适应那里的气候与生活型态。[1]

华雅各是个谨慎小心、凡事做全准备的人,除非经过严格的体检、确认自己符合资格,否则他不会奉派出国宣教。因此,他还先向马偕博士询问当地的资讯,例如气候、当地民众的饮食习惯、住的房子样式、宣教士要穿着的衣服、主要工作是宣教还是医疗、当地的疾病与相关研究,还有储存药品的设备。

1873 年 12 月 01 日,收到海外宣教委员会回信,内容写着:「我很高兴华雅各医师同意前往福尔摩莎,他和妻子双双通过了令人满意的体检,我确信他将证实自己是该项工作的适当人选。」而马偕博士也对华雅各夫妇有意来到福尔摩莎工作非常高兴,在寄给神学院的回信中,他表达有关医疗用品及相关资讯可以询问在南部教区的德马太医师(Dr. Matthew Dickson)和李庥牧师,并提到淡水医院於 1873 年 5 月 5 日启用。

 

延伸阅读:【在福尔摩沙旅行】是谁竟敢在妈祖庙前抢信徒?十九世纪宣道师李庥的台湾传教行脚

一听到华雅各要派来福尔摩莎,马偕博士就开始为他们寻找适合的住处。沪尾地方原本适合洋人居住的空间稀少,南部的马雅各医生建议应该找一间两层的房子比较好,但是沪尾地区唯一一栋二层楼房是英国茶商约翰陶德(John Dodd)为自己盖的房子,汉人的房子都是一层楼平房。

再三考虑後,马偕博士认为最明智的办法就是买一块地,在华雅各抵达後尽快盖好房子,就不用像他一样住在汉人的房子。海外宣教委员会原本打算盖一栋宣教士宿舍,让马偕与华雅各一家人一起住,但马偕博士表示他习惯独居,而且时常出出入入、又有学生会来找他,不希望因此打扰到别人,所以建议总会盖两栋宿舍,这样未来若有新的助理牧师到来也可以居住。

当时位在山丘上的海关宿舍与领事馆之间有块空地,丘陵上的地不仅比较便宜,而且地点较高,可以避免染上疟疾;此外,考量强劲的东北季风,马偕博士决定盖单层建筑即可。更多的建屋细节事宜,马偕博士打算待华雅各医生一家人来时,再一同商量。

 

马偕所绘制的宿舍建地位置图。山坡上有旗帜的建筑为红毛城领事馆,最右边为海关宿舍,两座建筑的中间有字的部分即为建地,也就是马偕故居与教士会馆现址(Source: 北台湾宣教报告)

 

马偕博士(Source: Wikimedia/ public domain)

 

是个对盖房子非常讲究的宣教士!

1875 年 01 月 29 日,华雅各一家人终於搭乘福建号入淡水港,马偕博士先整理了淡水鼻仔头的一间屋舍,当作他们的临时住所。但因为妻子一直受风湿病所苦,华雅各认为若要在淡水保持身体健康,就必须盖一栋空气清新的住宅。同年,在马偕博士买下的那块丘陵地上,宣教士宿舍开始动工,地点位在景色壮丽的陡峭绝壁上,远离港口船只燃烧煤炭後的有毒废气。
 

马偕 1875 年 1 月 29 日的日记写道,「福建号」晚上入港(Source: 真理大学校史馆典藏 / CC-BY-NC-SA)

 

华雅各对房屋建造颇有想法,例如建材方面,不能像是故乡加拿大那样盖纯木造的房子,否则房屋重量太轻,经不起台风的吹袭;他认为砖是很理想的建材,但是因为台湾官府正在进行建设,想要砖头的话需要付双倍价才能买到。除此之外,华雅各也对宣教士建筑的设计,提出了一些看法:
 

1.淡水高温与湿气
房子的空间一定要大,而且天花板要高,设立大扇门窗,让风能进入房屋,吹散夏季的热气。整栋房子的地基至少要高出地面四英尺(121.92 公分),最重要的是三面都要有阳台,这样下雨时还是可以打开窗户。

 

2.台风与地震

门窗要选用坚固耐用的,才能抵挡台风;屋顶上的瓦片也要使用重量较重的瓦,才不会因为台风吹袭而掉落,隔年可能就会因为整修而花费上千元。为了预防地震,也要事先用坚固的木料打地基,支撑天花板的墙壁也要用最坚实的方式建造。
 

3.房屋布局

房子的主体建筑是 52 英尺见方,中间有川堂贯通前後,穿堂两边各有三个房间,可容纳两位单身宣教师同住,或是一个带着小家庭的男宣教师和一个未婚男宣教师同住。天花板 14 英尺高,浴室在後方。佣人房盖在主屋後方一小段距离,也需盖得稳固。

 

华雅各故居现貌(Source: 作者摄影)
华雅各故居现貌(Source: 淡水文史与影像纪实 History & Photograph of Tamsui region)

 

1877 年 1 月 5 日,华雅各寄给海外宣教总会的信件中谈到,建屋的工作终於完成,可以卸下重任,未来住进新房子的好处难以估算。
 

留下详细的淡水医疗一手纪录

马偕博士於 1872 年 6 月开创了淡水地区的医疗工作,华雅各则是 1875 年 2 月 15 日开始在淡水医馆工作,并留下了两份关於北台湾的各式疾病纪录,如眼疾、咳嗽、风湿病、牙痛、寄生虫等;他提到病人的职业多为农人、船员,也有清朝衙门的官员,甚至僧人。这是清代淡水疾病历史的重要纪录。

作为助手,华雅各也将马偕博士在北台湾的医疗工作,整理分类三大项:

1. 巡回配药拔牙:马偕博士是淡水医疗传道的先锋,经常四处巡回布道,探望各地的礼拜堂,为许多病患配药(光 1875 一整年,马偕博士一人就配药给 3000 位汉人病患、拔了 680 颗牙;1876 年为 2430 人配药,拔了 876 颗牙齿)。

2. 训练本地传道师:除了神学训练,马偕博士也训练本地传道师医疗知识,让他们懂得解剖学、生理学、药物学,本地传道师在各个宣教据点为 800 位以上病患配药。

3. 医馆治疗:除了配药看病,如遇需要,医院也会希望病人住院治疗。华雅各也发现福尔摩莎妇女社会地位不高,所以来看病的男女比例相差悬殊,他期望妇女能获得合理的药物治疗和医疗处置。
 

沪尾偕医馆(Souce: Rocio via Wikimedia / CC-BY-SA)

 

在 1876 年度医疗报告中,华雅各医生特别记载一个插曲:

马偕博士 1877 年 1 月初前往大龙峒与新店礼拜堂, 1 月 8 日开始生病、1 月 9 日开始起小水泡。1 月 10 日傍晚,华雅各去探望他,替他注射了牛痘调整型疫苗,治疗天花病毒。但因为马偕博士体内还存在疟疾病毒,状况时好时坏,时常好几个小时都完全昏迷。学生柯维思回忆道,治病过程中华雅各警告大家,此病很危险不可靠近,而华雅各自己回到淡水时,在家门口就将衣服烧掉,消毒全身才见妻子,这就如同现今大家为了对抗病毒,落实勤洗手、避免摸口鼻的卫生观念。

报告中,华雅各也将捐款赞助医馆营运的单位、金额、身分一一详实纪载。当时台湾的西方医疗器材与西药,几乎都要仰赖进口,而这大笔的费用,幕後是许多洋行、领事、清朝官员、以及台湾地方人士的热心赞助,才让医馆得以持续经营。
 

项目金额项目金额
友人99.00英国领事霍布森(H.E.Hobson)25.00
海关20.00李高功(李彤恩)20.00
德记洋行(Tait&Co.)25.00雷劳先生(F.E.Laidlaw)10.00
怡记洋行(Elles&Co)25.00克里斯帝先生(W.Christy)10.00
和记洋行(Boyd&Co.)25.00W.雷劳先生(W.Laidlaw)10.00
布朗洋行(Brown&Co.)25.00史考特先生(Grant Scott)10.00
英国领事弗拉特(A.Frater)10.00维朗先生(H.Vieron)10.00
拉肯先生(M.Larkin)5.00邦甸先生(P.Bondaine)5.00
“Alerta”号拓巴特船长5.00格茨先生(W.Gotz)5.00
彼得生先生(W.Petersen)5.00洛根先生(J.H.Logan)3.00
陈阿顺15.00Yeap Theau-Lye5.00
出售医院库存药品42.92从加拿大教会入帐108.28
总计523.20 

福尔摩沙生活的终点:妻子离世

1877 年 10 月 4 日半夜 12 点 30 分,在生完第四个小孩 J. Wells Fraser 的四天半後,华雅各的夫人珍离世了。10 月 4 日下午五点,一家人与马偕博士在墓地(今淡江中学中的外侨墓园)将珍下葬。马偕博士曾在信件中描述华雅各妻子是一位高贵的妇女,在她负责的事务上,表现得精明能干又细心关怀。
 

淡水外侨墓园(Source: Caramel via Wikimedia / CC-BY-SA)

 

珍死後,  华雅各认为留在福尔摩莎只能忙着做家事并照顾小孩,对於教会的工作无益,如今之计只有带着四个小孩返乡,再来思考怎麽走下去。 於是,1877 年 10 月 10 日早上 11 点,华雅各带着四个小孩与汉人奶妈,一同搭上台湾号离开。

即使如此,他仍心系着台湾的教会工作──回程於香港停留期间,华雅各看到香港英国海外圣经公会(British and Foreign Bible Society)印刷的中文圣经,他希望让台湾的每个教堂都有一本,在讲道时使用。於是他和《德臣西报》(The China Mail)的编辑兼负责人贝恩先生(Mr. J. Murray Bain)签约并付钱,用光面黑羊皮装订好,寄给福尔摩莎淡水的马偕博士牧师。

华雅各离开福尔摩沙、返回加拿大後,於安大略省昆斯维尔镇、西德纳姆镇各地,进行神职服务近 40 年。

谈到北台湾的长老教会宣教历史,大家通常首先想到马偕博士。自 1872 年踏上淡水以来,他从租屋处开始,几乎独自扛起在北台湾设立医院、学堂等设施的业务,并透过巡回配药、拔牙,建立北台湾的宣教事务。虽然相较之下,华雅各医生不如马偕博士知名,但华雅各的自愿到来,的确让医疗工作有了大幅进展。而华雅各 1875 与 1876 的两份年度医疗报告,以及对台湾民俗活动与节气的纪录,更让後世得以从医疗的角度,认识当时的淡水。
 

延伸阅读:当马偕高唱天佑女王:一位苏格兰裔的加拿大人,与他内心深处的大英情怀

[1] 华雅各和妻子珍(Jane Eliza Fraser)前往福尔摩莎淡水之前,在加拿大育有莉莉安(Lillian Fraser)、伊迪丝(Edith Fraser)两位女儿,第三位小孩马帝(Mattie Fraser)於出发前在加拿大出生。

参考资料

  1. 陈冠州、甘露丝 (Louise Gamble) (2018)。北台湾宣教报告。台北:台湾教会公报社。
  2. 偕叡理 (2012)。马偕日记 1871-1901。台北:玉山社。
  3. Grey Roots Museum & Archives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