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围场设立之前这里叫兴安

木兰围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木兰围场设立之前,叫什么名字呢?有很多人就不太清楚了。要说清这个问题,查查康熙皇帝和乾隆皇帝木兰秋狝和他们歌咏木兰围场的诗歌就知道了。

清康熙十六年(1677年),康熙皇帝首次北巡塞外,虽然没有到木兰围场,但表示要选块地盘设置围场,随行的诸蒙古部落首领察言观色表示,愿意将木兰围场这块牧场献给清廷作为皇家行围肄武之所。大清王朝在平定“三藩之乱”的当年,清康熙二十年(1681年)四月,在康熙皇帝指示下朝廷议定,选择合适地址设置一处能够练兵习武的地方,直属朝廷理藩院管辖。有人由此推定这一年就是设立木兰围场的开始,其实大谬不然。议定建较大的“围场”,但当时并没有明确这个围场就是要设在现在的木兰围场这块地方。真正拍板选中这里作为木兰围场的,还是康熙皇帝自己。

木兰围场是哪年正式设立的?要说清这个问题,需要弄清康熙皇帝第三次出塞北巡的酌设“围场”行程。据相关资料记载,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六月,30岁的康熙皇帝第三次出塞北巡。这一次,康熙皇帝没有重复旧路,而是选择了一条全新的路线。其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一处能够练兵习武、怀柔内外蒙古、肄武绥藩的比较大的“围场”地址。

从六月二十六日起程,经过整整一个闰六月,直到七月初九,康熙皇帝带领着行猎的大军,在后来称为木兰围场的这片大地上纵横驰骋,几乎跑遍了各条山川。其间两次到“红川”,即今围场乌拉岱川,行猎并驻跸12天。最北面,他到了拜察,即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的芝瑞。之后到了“上驻跸噶拜谷口”,即今围场西南部的石桌子乡的噶拜村,然后取道滦河川返回京城。

康熙皇帝第三次出塞北巡,长达62天,其中在木兰围场的时间近一个半月。这是康熙皇帝第一次踏上木兰大地,是大规模的木兰秋狝活动的开端。从这年开始,以后的40年间,康熙皇帝除两年有特殊情况未至外,其余38年,年年如期而至。1683年这年毫无疑问才真正是开创木兰围场的年头。1702年(康熙四十一年),康熙皇帝在上谕中说:“今习武木兰已历二十载”。按此年向前推20年,恰为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由此证明木兰围场开创于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无疑。

木兰围场设定之初,还没有“木兰围场”之名,当时这一片土地的名称是“兴安”。康熙皇帝启程时的诗作就毫不含糊地标为《夏日奉太皇太后避暑兴安》。康熙皇帝在行程中写了8首讴歌木兰围场壮丽风光和木兰秋狝盛况的五言律诗,冠的总诗题也是《驻跸兴安八首并序》。另还有一首七言绝句《兴安夜》。这里的“兴安”与东北的大小“兴安岭”不是一回事。“兴安”的最高峰是大光顶山。“兴安大岭”是今天围场的塞罕坝,与“大兴安岭”也不是一回事。“兴安”就是木兰围场初设时的泛称。为什么称兴安呢?因为元代围场属中书省上都路,后改北安州,围场南部地域仍属于北安州管辖。《元史·地理志》记载,上都路管辖四个州,其中兴州包括兴安、宜兴两个县。兴安即是今围场西北部。所以在围场这个名称没出现之前,蒙古人一直把这个地方叫做兴安。康熙皇帝及其朝臣们随着在此游牧的蒙古人的叫法,大家一直都把这里叫“兴安”。

雍正皇帝虽在位时因政务繁忙没有来围场秋狝,但是他对木兰围场非常重视,把“木兰秋狝”定为“家法”。但是康熙、雍正两朝,朝廷一直把这里叫“兴安”。

那么,木兰围场之名,是谁定的呢?是乾隆皇帝,而不是康熙皇帝。乾隆皇帝认真遵从父皇雍正制定的“家法”,并规范了“木兰秋狝”“木兰围场”的称谓。从乾隆朝开始,“木兰秋狝”“木兰围场”这两个词组才正式应用,并“流行”开来。但即使“木兰围场”叫得山响的时候,“兴安”之名也未废止,乾隆皇帝许多诗作中仍把木兰围场称为“兴安”,并专门写有《兴安大岭歌》。嘉庆皇帝写《木兰记》,开门见山写道:“木兰者,我朝习武之地……北峙兴安大岭”,这里所说的“北峙兴安大岭”就是塞罕坝。并命建两座“兴安大岭神祠”,即今东庙宫和西庙宫。

木兰围场为皇家猎场,木兰秋狝制度延续138年,史官们却没有明确记录木兰围场的设立具体时间,所以就有了1681年和1683年之争,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当时它还不叫“木兰围场”,而叫“兴安”!(张桂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