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突遇暴雨淹城被淹车辆谁买单成问题

 

  昨日2时左右,锦苑花园小区A车库的积水终于降到膝部以下。物管统计,仅A车库,被淹车辆就有59辆。其中包括不少价值百万元左右的豪车。小区内还有4个这样的车库。居民王女士(化名)连夜将自己被淹的斯柯达明锐送到4S店,店方告诉她,这辆价值13万左右的车,修起来要花5万元。

  王女士想问,这场大雨后谁该来补偿自己的损失。“开发商设计有问题?物管保管不力?盘龙江管理部门治理不力?市、区两级政府在暴雨中应急乏力?”

  车里车外全是泥 “基本只剩壳”

  从19日中午开始,锦苑花园小区的水泵轰鸣声就未曾停歇。昨日2时,A车库内的积水终于下降到膝盖以下。此时,距离19日6时车库淹水,已经过去43个小时。

  听说水排得差不多了,王女士赶紧下楼来到车库。她踩进浑浊的泥水里,趟水走向自家的斯柯达明锐。尽管有心理准备,但见到爱车时她的心还是一紧——车辆后窗打开,车座椅、玻璃、脚垫上全是厚厚一层淤泥。王女士连夜找来救援车,将爱车送往4S店。她说:“4S店告诉我,电路、电脑板、座椅、内饰,全得换,基本只剩一个壳子。”

  王女士说,其实自己的损失还不算大:“A车库还有辆96万的奔驰,4S店说要换的配件总价在180万左右。”

  昨日14时许,小区内地下车库绝大多数车辆已被拖出。物管称,暂时还未能统计出总共有多少车辆因淹水受损。

  谁来负责 河长?物管?相关部门?

  “盘龙江每一段都有‘河长’,涨水的时候他们是否及时通知了小区?是否采取了一些有效措施?他们是不是该负一定责任?”王女士问道。

  还有居民质疑物管:“涨水的时候,物管是不是及时通知了所有住户?”但该居民马上也说:“其实物管也尽力了。这次淹水更大的问题在于,为什么盘龙江承受洪水的能力这么差?哪个部门来为这个‘买单’?”

  在小区走访的过程中,记者听到不少居民抱怨:“涨水当天晚上,打电话给市长热线,市长热线说找区里。找区里的时候,他们说没有人能派过来。我们是受损比较严重的一个地方,请问相关工作人员哪里去了?”

  就此滇管局表示,他们只负责盘龙江江面保洁,防汛问题“应该由水务局负责。”然而昨日恰好是周日,水务局没有上班。

  律师看法

  物业 “有责保护财产 但也要看客观情况”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李春光表示,物业公司是否需要承担责任首先要看与车主之间是否形成了保管合同关系,如果形成了上述关系,物业在保证财产安全方面就负有一定责任。

  但李春光认为,还要看是否存在包括自然灾害、如台风、洪水、冰雹等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如果属于不可抗力的因素,就无法履行合同义务了。比如在同一个小区,是否有的地方被淹,有的地方没有。在同一片区,相邻两个小区,有的排水好没被淹,有的却被淹了。这里面是否存在设计问题等,这是很复杂的关系。”

  政府 “只是管理社会人员 很难认责任”

  此次暴雨中不仅大量汽车被淹导致损坏,茶叶市场100余商户店铺遭水灾,损失至少500万元,还有江东花园的黄女士的炒货店的2吨瓜子因为被水淹发了芽等情况。在这些损失面前,政府是否需要承担一部分责任?

  李春光认为,这些状态下都很难认定政府的责任。云南华汇律师事务所律师金永泉也认为,政府在此次事件中无法承担责任,他说,“政府只是管理社会人员,提供社会服务,要求政府进行赔偿要有法可依,如果政府的某个行为对人造成了损失才能进行赔偿。”

  应对能力太弱 政府更需要反思

  李春光表示,政府更需要的是反思。他认为在面对突发事件时,政府的应对能力太弱了,各方面都是混乱的。“暴雨前一天有没有预警?暴雨当天交通堵死,有没有提前预警?保险公司有没有及时对客户进行预告?有关部门是否有通知逃生自救的常识?这些都要反思。”

  李春光表示,教训与经验都是现成的,比如去年的北京大雨,就应该想想我们碰到同样情况怎么办,“没必要在昆明重演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