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反思云南4年连旱

4年之前,在云南这个水资源丰富的地区,人们对于雨旱两季的概念不多。然时至今日,人们对干旱却已“习以为常”。连续4年遭遇严重干旱,人们不禁诘问,为什么?

4月12日至14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云南考察灾情,指导抗旱救灾工作。“云南连续几年发生严重干旱,暴露出工程性缺水问题突出,要加快推进水利设施建设。”汪洋说。随后,省委书记秦光荣撰文对云南的4年连旱进行回顾反思,全面分析云南连旱的原因,在连旱背景之下暴露出的问题。

就在书记的文章发表后两天,省委副书记、省长李纪恒到省水利厅调研全省抗旱保民生保春耕促发展工作。

“必须深刻反思,下更大的决心,尽最大的努力,用更硬的举措,尽快破解水利基础设施这个云南发展的瓶颈,从根本上全面提高我省的防灾减灾能力和水利基础保障水平。”秦光荣指出。

旱灾损失为前10年总和的1.6倍

龟裂的土地、干涸的河床,这是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的异龙湖目前的情形。干涸的不止异龙湖,它只是云南旱情的一个缩影,也只是云南省4年连旱的一个画面。

4年来,全省九大高原湖泊平均水位下降超过了70厘米。在连年的干旱中,作为重点经济区的滇中旱情尤为严重,因旱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接近全省一半。

连年的降雨偏少,气温偏高,让“靠天蓄水”的库塘蓄水不断减少,屡创新低。“库塘蓄水减少,供水矛盾突出。”秦光荣在回顾4年干旱时指出。2009年至今,连续干旱,全省已经有4182万人次不同程度受灾,农作物受灾7347万亩次,因旱直接经济损失达396亿元,是之前10年总和252亿元的1.6倍,因旱间接经济损失和影响范围就更大了。而情形似乎未见好转,“今年又发生冬春干旱,极有可能发展成为云南历史上少有的5年连旱。”秦光荣深表担忧。

云南水多 利用难

从表面看,云南是一个水资源大省,人均水量6994立方米超过全国平均水平4倍。然而,由于云南地貌和地形的特殊性,大量流过云南的地表水难以被利用。

“云南4年连旱,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和地形地貌特殊是自然原因。”秦光荣提出,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是导致我省有水难用和水资源与人口、生产力布局不匹配的客观实际。同时,云南山区、半山区面积占94%,地势垂直高差大,山高坡陡谷深,全省129个县(市、区)中118个有岩溶分布,岩溶面积居全国第2位,雨水顺着地势快速向谷底、江河内汇集,降雨径流大部分或全部下渗至地下,往往形成“水在下面流,人在上面愁”的状况。因此,云南成为全国五大旱区之一和西南旱区的中心。

“全球气候变化异常是客观原因。”秦光荣指出,云南近年降水偏少幅度最大的时段恰恰出现在雨季,干旱发生在主汛期农作物最需要水的关键时期,发生在库塘蓄水重要的增长期,不但严重影响作物正常生长,而且导致库塘蓄水的严重不足,给来年的城乡供水安全带来极为严峻的挑战。

工程性缺水是现实原因

工程性缺水,是云南4年连旱中最重要的反思之一。在丽江市永胜县境内,金沙江水奔腾不息,农村山区却年年干旱;十年九旱的东川区,轿子雪山的融水经小清河汇入金沙江,沿途没有一个水库或塘坝。

秦光荣指出,水利基础薄弱、工程性缺水突出是云南4年连旱的现实原因。

在上个世纪50年代,云南就兴起了兴修“五小水利”的高潮,但是,经历几十年,云南的水利设施还是在吃老本,小水库几乎没有进行过修缮,配套不齐,管理不善。干旱来袭时,五小水利比小水库干得更快,发挥不到应有的作用。

此外,工业发展对水的刚性需求,加剧了水资源的供需矛盾,也放大了干旱对经济的影响。秦光荣指出,经济社会跨越发展、用水需求提高,是云南大旱的社会原因。全省经济社会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全省生活、生产、生态用水需求不断增加;工业化、城镇化、农业产业化的快速推进,以及以滇中产业新区建设为重点的产业经济、园区经济、县域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全省供用水矛盾更加突出。

“水利兴滇”成为趋势

反思过去云南4年连旱,秦光荣强调,对云南来说,大兴水利是应对干旱的根本措施,必须以破局、谋变、突围的方式,解决制约云南经济发展的水资源困境。优化布局,健全水利工程体系。解决“天上水”蓄不了、“地表水”留不住、“地下水”用不上的问题。夯实农村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大型水利建设,尤其是“滇中引水”工程,着力构建通达的水网体系。

目前,云南的水利建设投入比重也越来越大,发挥的作用也将会逐步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