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南海获批省级改革创新实验区

  位于东莞的vivo自动化生产车间。南方日报记者 孙俊杰 摄

  近日,两则改革创新实验区的最新消息,引起人们的关注——日前,省委深改委批复同意东莞建设广东省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实验区,批复同意佛山市南海区创建广东省城乡融合发展改革创新实验区。

  而在去年,佛山市顺德区获批建设广东省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实验区,广州开发区获批建设广东省营商环境改革创新实验区。

  昔日“广东四小虎”成员东莞、顺德、南海,再加上广州开发区,再次被赋予重任,成为深化改革的“先锋队”,以建设改革创新实验区的定位,为广东迈向高质量发展探路。

  改革创新实验区犹如广东深化改革的“王牌”,围绕核心命题,各有聚焦侧重;当前同步探索,未来合力出击,必将打出一套“组合拳”,持续擦亮广东改革品牌。

  为何是东莞、南海?有基础,有改革创新传统

  建设两大实验区历史重任,为何落在东莞、南海?省委深改委给出这样的答案:

  ——东莞市是改革开放先行地,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制造业基地,产业体系完整,开放型经济发达,是观察我省乃至我国实体经济的重要窗口。

  ——南海区地处粤港澳大湾区腹地、广佛同城前沿,城乡经济社会发展成效显著,具备推动城乡高质量融合发展的坚实基础。

  东莞、南海有基础,也有改革创新的传统。

  以前,人们常说“东莞塞车,全球缺货”,东莞作为“世界工厂”的实力由此可见。华为、OPPO、vivo等一批广东造智能手机抢占世界市场,据统计数据,全球每5台智能手机中就有1台是“东莞智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超1万家,居全省首位……东莞破题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拥有坚实基础。

  东莞的改革创新传统由来已久,早在2012年,东莞就在全国率先开展商事制度改革。7年间,东莞全市新登记市场主体111.9万户,是改革前市场主体存量54.1万户的两倍多,多项商改经验在全国制度设计中得到应用,开办企业便利度评估连续多年位列广东省地级市第一。

  佛山南海,一直是一个因改革而兴、因改革而强的地方。改革开放激荡40年,南海区的农村综合改革、土地制度改革、行政审批体制改革令人印象深刻。

  当前,南海还承担着一系列“国字号”的改革任务,从“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到“征地制度改革”“农村宅基地改革”。地处广佛同城前沿阵地的南海,既有城镇化的经济繁荣、人口集聚,又有乡村的广阔空间,是粤港澳大湾区县域经济的典型代表。现在,南海又担负起创建城乡融合发展改革创新实验区的重任。

  如何建设?

  “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

  东莞、南海获批改革创新实验区,拿到了“牌子”,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干?

  8月14日,南海区已率先召开建设城乡融合发展实验区动员会,要求全区上下把实验区建设作为新时代南海改革发展的重大机遇,全面启动实验区建设各项工作,再造高质量发展新南海,为全省城乡高质量融合发展提供新鲜经验。

  对于两大实验区的未来建设“路线图”,省委深改委明确指出:

  ——东莞改革创新实验区建设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为主攻方向,以优化拓展产业发展空间为突破口,以创新为第一动力、人才为第一资源,加快体制机制创新,探索实施更多创造型引领型改革,全面激活土地、技术、资金、人才等要素,推动制造业持续转型升级、新旧动能接续转化,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加快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和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产业体系。

  ——佛山市南海区城乡融合发展实验区建设要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着力破除影响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构建系统集成的城乡融合发展制度体系,促进城乡功能互融互促、要素加快流动、资源高效利用,全力推动空间格局再造、产业集群再造、生态环境再造、基层治理再造、政府服务再造,促进城乡全面融合、一体发展,为全省城乡高质量发展提供新鲜经验。

  两大改革实验区虽各有使命,但在建设“路线图”的表述中,都明确要“加快体制机制创新”“破除体制机制障碍”,这也折射出两大实验区所肩负的改革重任。

  当前改革步入深水区,破解困扰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成为继续深化改革的关键。探索建设改革创新实验区,重点便是体制机制创新,这也是广东全面深化改革的生动实践。

  对于创新改革实验区,省委深改委寄予厚望,要求传承“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担当,发扬敢为人先、永立潮头的改革精神,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充分发挥好改革的“前哨战”“侦察兵”作用。